• 王晓秋苦练内功 荣威把每做一台车都当成一场考试 2019-06-18
  • 兰州大学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”成立 2019-06-11
  • 2018广州中考语文作文题揭晓:《原来这么简单》 2019-06-11
  • 习近平教我们认识和把握世界大势和时代潮流 2019-06-10
  • 端午小长假自驾游归来 车辆保养完整攻略 2019-06-10
  • 搞市场经济轻松,让市场自己调节,管什么?不过到了别人不卖给你时,才明白什么是市场经济。 2019-06-10
  • 东北游客西安遇李鬼被骂不得善终 原为黑旅行社非法揽客 2019-06-10
  • 2017年哈尔滨对俄跨境电商邮政小包裹同比增55.2% 2019-06-09
  • 球王任性?马拉多纳无视禁烟标识飙烟 2019-06-09
  • 人均24斤冰淇淋喷发500次火山 意大利12个“世界之最” 2019-06-08
  • 导游强迫交易获刑 曾辱骂威胁强迫游客消费上万元--旅游频道 2019-06-08
  • 单场造5球!黄紫昌生涯最佳一战 请叫他中国梅西 2019-06-06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06-06
  • 扬州上演小鸟“戏荷图” 2019-06-04
  • 中国西藏网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-06-04
  • 香港好运彩网 > 玄幻小说 > 万古神帝 > 第2238章 木灵希的玉镯
        齐天部族的领队刀狱皇,送来的请帖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将请帖打开,看了一眼。

        请帖,是送给血天部族的“领队”,邀请“领队”,带领部族中的大圣,参加明晚不死血族十大部族齐聚的一场夜宴。

        瑜皇将圣泉炼化,发现自己竟是在顷刻之间,增加了上数千道规则。

        此泉,绝非凡品。

        正想再喝,却发现玉壶已空。

        瑜皇将玉壶,放回桌案上,道:“知道为什么请帖会送到我那里?”

        张若尘目光低垂,盯向湖中的游鱼,淡淡的道:“齐天部族在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中,排名第一。由他们牵头聚首,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??墒?,刀狱皇不可能不知道,血天部族的领队是我,却故意将请帖送到你那里,分明是想挑拨我们的内部关系,一招低劣的离间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明白这一点,就最好不过?!?br />
        瑜皇那高挑修长的美丽圣体,站起身来,准备离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且慢?!?br />
        张若尘唤住了她,道:“这场夜宴,我不能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瑜皇疑惑的道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轻叹一声:“刀狱皇的请帖,是送到你那里,理应由你代表血天部族去参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又不是领队?!辫せ是岷咭簧?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以现在这样的情况,我若是去参加,齐天部族和别的八大部族,必定借此机会,向我发难,说我,不请自去。我被羞辱,倒是其次。关键是血天部族的脸面,绝不能丢?!?br />
        瑜皇豁然转过身,道:“你这是害怕了?”

    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我是怕控制不住自己,会狠狠的教训他们。如此一来,不死血族的内部,将会出现分化和巨大矛盾。岂不是,让地狱界别的几族看笑话?”

        无论是狩天大宴,还是整个地狱界的大环境,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,都是相互竞争,又相互联合。

        只说狩天大宴,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,首先就要联合起来,对抗鬼族、罗刹族、石族……等等九族。

        这是,十族之间的争斗,关乎整个不死血族的荣誉。

        其次才是,不死血族十大部族内部的竞争。

        若是狩天大宴还没有开始,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已经内讧起来,不仅会被嘲笑,大宴上,说不定会垫底。

        瑜皇死死的盯着张若尘,道:“那你说,该怎么办?真让我代表血天部族,去参加十大部族的夜宴?你不怕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到此处,她停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明白她话中的意思,没说完的那句,应该是“你不怕被我夺了权利,变成一个傀儡领队?”

        他显得无所谓,道:“我去竞争领队,完全是为了血绝家族的荣耀。但是,我对血天部族的赴宴修士,并不是那么熟悉,真让我做领队,肯定会弄得一团糟。相信瑜皇你应该不愿意,看到那样的局面吧?”

        “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,你知不知道,因为你做领队,血天部族已经成为众矢之的?你在昆仑界功德战场结的那些仇家,很多都已经放话,要在狩天大宴上,狠狠的羞辱血天部族?!辫せ手毖圆换涞乃档?。

        语气中,充满对张若尘的怨气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所以,血天部族更需要你站出来,带领大家。至于我,存在感越低越好,这样,血天部族会少受一些针对?!?br />
        瑜皇没想到,张若尘居然会主动提出这一点,心中生出一丝诧异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将请帖,给她递了过去,道:“为了血天部族,狩天大宴的事,劳烦瑜皇多多费心?!?br />
        瑜皇不相信张若尘真的不在乎领队的身份,更不相信他会这么好说话,可是,却又找不出推拒的理由。

        不自觉间,她接过了请帖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道:“还有另一件事,齐天部族、青天部族、黄天部族都有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,我们血天部族想要在狩天大宴上,有所作为,也必须要有百枷境大圆满的强者坐镇?!?br />
        瑜皇轻哼一声,道:“百枷境大圆满哪有那么容易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挣断了九十九道枷锁?”张若尘道。

        瑜皇收起请帖,一双玉臂背在身后,道:“你一个刚刚达到不朽境的大圣,哪里明白百枷境的玄妙?”

        “还请瑜皇赐教?!闭湃舫鞠缘煤芮?。

        瑜皇见他这般模样,心中更是诧异。

        他真的是那个,将地狱界圣王境修士杀得胆颤心惊的张若尘?

        按理说,真有他那样的天赋、实力、背景,必定是极其桀骜和自负,就像阎无神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他到底有何图谋?”瑜皇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      别人的态度谦和,她总不能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?岂不被张若尘瞧低了?

        瑜皇道:“达到百枷境后,想要继续变强,不仅要参悟圣道规则,还得不断挣断体内的一道道枷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越前面的枷锁,越容易挣断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挣断九十道枷锁后,每挣断一根枷锁,难度都会提升数倍??梢运?,最后十根枷锁,比前面九十根加起来都要难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其中,最难的一根,被称为念欲枷锁,看不见摸不着,最难寻觅,也最难挣断。许多百枷境大圣,都会将念欲枷锁留到最后去挣断。我已经花费五年时间,却连念欲枷锁的影子都没有找到?!?br />
        她的心情,颇为失落,道:“看似与百枷境大圆满,只差一道枷锁,可是战力,却天差地别?!?br />
    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修炼了真理之道,或许可以使用真理的力量,助你看破虚妄,找到念欲枷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?”

        瑜皇对来自天庭界的张若尘,没有半分好感,道:“你又不是真理掌控者,就凭你那点真理之道造诣,还想帮我?再说,就算你能帮我,想要挣断第一百道枷锁,也不是一两个月能做到的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是时间掌控者,要为你突破境界,争取几年,或者几十年的时间,并不是什么难事?!闭湃舫境渎孕?,如此说道。

        瑜皇道: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张若尘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只是想要血天部族能够在狩天大宴上,有更好的表现?!闭湃舫镜?。

    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有别的心思,无论你以什么方式讨好我,都是没用的?!?br />
        瑜皇的婉约身形,犹如一只仙蝶腾飞而起,向瀚海庄园外飞去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扬声唤道:“瑜皇,可否告诉我,你到底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    没用任何回应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轻轻摇了摇头,对瑜皇这样天资绝代的美女大圣,得一步一步慢慢的来。

        回到日晷笼罩的范围内,张若尘继续修炼。

        当前,他的首要目的,就是将修为提升到不朽境的后期。

        “是时候,多花一些时间,参悟出属于自己的圣意?!?br />
        修炼圣意,是冲击不朽境后期,必须要做的一件事。

        “一位大圣,并不一定只能修炼出一种圣意。我如果,直接就修炼时间圣意和空间圣意,因为经验不足,说不一定,品级会很低?!?br />
        时间、空间、剑道,是张若尘最为看重的三种道。

        半点都不能马虎。

        “先修炼拳道圣意?!?br />
        绝大多数大圣,都只能修炼出一种圣意。同时修炼出两种圣意的大圣,少之又少。

        修炼出三种以上圣意的大圣,也就更少。

        哪怕张若尘对自己信心十足,也不敢乱来,挑选的“拳道”,乃是在圣王境修炼到圆满境界的一道。也是,非常重要的第一道。

        首先,张若尘将气海中,四百六十万道拳道规则分离出来,汇聚在了一起,反复凝练。

        四百六十万道拳道规则两两缠绕,化为二百三十万道更加粗壮的规则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再次两两缠绕。

        如此这般,花费了张若尘三个月时间,四百六十万道拳道规则,凝练成了四百六十道。每一道,都像一根圣柱那么粗壮,蕴含玄妙奇蕴。

        到了这一步,任凭张若尘如何调动力量,也无法让拳道规则再次融合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必须借助外力辅助?!?br />
        张若尘取出紫金葫芦,身形变小,飞进葫芦的内部。

        借助葫芦的力量,气海中的四百六十道拳道规则,犹如是融化了一般,汇聚在一起,在通天河的上方,化为一个混沌光球。

        眼看光球之中,就要凝练出拳道圣意。

        蓦地,响起一声剧烈的爆响,混沌光球散开,重新变成四百六十万道拳道规则,飞回通天河。

        功亏一篑。

        “就只差一点点,太可惜了!”

        张若尘感到遗憾。

        数个月时间的努力,一瞬间,打回原形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紫金葫芦的修炼环境,还是差了一点,必须去购买星核。除此之外,还得购买一些高品级的,辅助修炼圣意的宝物?!?br />
        飞出紫金葫芦,张若尘径直离开瀚海庄园,向河市城区行去。

        一条血红的大河,从城区的中心,流淌而过。

        河面上,有一只只圣船穿梭。大的,船上载着宫殿,释放出震慑人心的大圣之威。小的,只有数丈长,寥寥两三修士坐在上面。

        所谓“河市”,位于血色大河的两岸。

        有修罗族的老者,展开一块兽皮,在兽皮上放置有各种圣境生灵的血液、骨头、心脏,以它们为货物,喊出叫卖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也有冥族的修士,正在卖各种诅咒符箓。

        还有鬼族的鬼王,牵着一群人族奴隶,走在河边,犹如贩卖牲口一般。而那些人类奴隶,则是在地上爬行,其中有身材婀娜的女子,也有圣境修为的强者。

        在地狱界,常年被卖来卖去,做着各种低贱的事,他们作为人类的尊严,早已丢失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走在河边,淡然的看着这一切。

        因为身上有圣气缭绕,即便没有刻意隐藏面容,能够看清他真面目的修士,也是少之又少。

        一路走,一路看。

        其中一些摊位上,也有成色不错的宝物??墒?,以张若尘现在的眼光,却已经看不上。

        一位圣者境界的罗刹女,戴着黑色面纱,出现到张若尘的面前,恭恭敬敬的一拜,随后,道:“请问是若尘大圣吗?”

        张若尘自然不认为此女,能够看清他的真容。

        很显然,附近必定有大圣境界的高手,认出了他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?”张若尘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乃罗乷公主的圣婢,姚梨?!?br />
        紧接着,圣婢姚梨又道:“公主想要邀请若尘大圣一叙?!?br />
        罗乷,是张若尘为数不多,不是那么憎恨的地狱界修士之一?;蛐硎且蛭?,她太美丽,很难让一个男人生出讨厌之心。

        又或许是因为,他们二人,曾经精神力双修,有着一段旖旎香/艳的过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要说感情和交情,却又谈不上。

        他们二人更多的,是敌对关系。

    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还有要事去做,暂时没时间?!蓖窬芎?,张若尘准备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若尘大圣请等一等,公主殿下猜到大圣不愿见她,所以,想请大圣先看一样东西?!?br />
        圣婢姚梨取出一只玉镯,递给张若尘。

        看到那只玉镯,张若尘的双眼猛然一缩,整个人的气势变得冷厉无比,一伸手,抓住圣婢姚梨的脖颈,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只玉镯,是哪里来的?”张若尘冷声道。

        圣婢姚梨无法开口说话,俏脸惨败,惊恐万分,使用精神力传音,道:“是公主殿下交给奴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嘭?!?br />
        张若尘一把将姚梨扔在地上,捡起玉镯,轻捏在手中,目光中充满柔情,道:“带我去见罗乷?!?br />
        在姚梨的带领下,张若尘离开了河市城区,向武斗城区行去。

        那枚玉镯,乃是张若尘亲手炼制出来,送给木灵希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虽然,玉镯的品级很低,内部的储存空间也很小,可是,木灵希去一直佩戴在身上。怎么会出现在地狱界?怎么会在罗乷的手中?

        姚梨带着张若尘,来到武斗城区中,一片散发黑色光华的广场上。

    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        她的身形一晃,竟是从原地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张若尘站在空旷的黑色广场上,镇定自若的看着一幕,念道:“空间挪移符箓!到底是谁,将我引来这里?”

        “哗啦?!?br />
        黑色广场的边缘,升起四道黑色圣光光幕,将整个广场禁封。

        一道身形魁梧,身穿圣甲,手持战斧的罗刹族大圣,从张若尘背后方向的黑色光幕中走出,怒火冲天的道:“张若尘,你在昆仑界功德战场,以残忍的手段,虐杀了我弟弟摩罗大亲王。这个仇,我们该算一算了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昨天,从早上9点爬山,一直爬到凌晨两点过,才到山顶的酒店,又冷又饿又累,所以没有写更新,实在抱歉。
  • 王晓秋苦练内功 荣威把每做一台车都当成一场考试 2019-06-18
  • 兰州大学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”成立 2019-06-11
  • 2018广州中考语文作文题揭晓:《原来这么简单》 2019-06-11
  • 习近平教我们认识和把握世界大势和时代潮流 2019-06-10
  • 端午小长假自驾游归来 车辆保养完整攻略 2019-06-10
  • 搞市场经济轻松,让市场自己调节,管什么?不过到了别人不卖给你时,才明白什么是市场经济。 2019-06-10
  • 东北游客西安遇李鬼被骂不得善终 原为黑旅行社非法揽客 2019-06-10
  • 2017年哈尔滨对俄跨境电商邮政小包裹同比增55.2% 2019-06-09
  • 球王任性?马拉多纳无视禁烟标识飙烟 2019-06-09
  • 人均24斤冰淇淋喷发500次火山 意大利12个“世界之最” 2019-06-08
  • 导游强迫交易获刑 曾辱骂威胁强迫游客消费上万元--旅游频道 2019-06-08
  • 单场造5球!黄紫昌生涯最佳一战 请叫他中国梅西 2019-06-06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06-06
  • 扬州上演小鸟“戏荷图” 2019-06-04
  • 中国西藏网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-06-04